您现在的位置: 八宝景天 > 八宝景天种植 > 正文 > 正文

诗歌月刊年7期头条川藏青记

  • 来源:本站原创
  • 时间:2021/10/13 13:31:30

太阿,本名曾晓华,苗族,年出生,湖南麻阳步云坪人。年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数学系。自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诗集《黑森林的诱惑》()、《城市里的斑马》()、《飞行记》(),散文集《尽管向更远处走去》()、长篇小说《我的光辉岁月》()等,与人合著《六户诗》等。部分作品被译介成英文、法文等。曾荣获十月诗歌奖()、首届广东诗歌奖()、首届深圳十大年度佳著奖()等。曾受邀参加第37届法国巴黎英法双语国际诗歌节。现居深圳。

1、《飞石》

一大早我们以魚的姿态向大渡河上游奔去。

一块飞石从白云的山头落下来。

接着一大片,堵塞在峡谷里,

短时间停顿,加速度逃离恐惧。

魚已经死了很久。许多人也不在人世。

石灰色的河流再上游是冰川,

冻结许多墓碑的记忆,

悬挂门楣的玉米与路旁的银杏染黄一切。

我记住了飞石的沙沙声,

在神汤中一遍遍擦拭自己的身躯,

想着今晚的魚,在红油锅中香满一个秋天。

现在,我能向高山询问什么。

.9.26从成都出发经雅安、石棉,沿大渡河而上至贡嘎海螺沟神汤,一路飞砂走石。

2、《冰川》

请求宽恕,在九月底金黄橙红的丛林,

原以为你会以一袭白洗涤峡谷,

从而鼓舞时间的受伤者。

然而你却以铅色衣袂迎接唐突而来的人,

鹅卵石、巨石交汇的河床覆盖曼妙身躯,

留下冰刀、塔林、鸿沟、暗河。

险些酝成大错,直到绕过黑森林,

才看到你雪白的脸——大冰瀑布

(宽米,落差米)。

可惜雾又漫上来,看不见你的头——

雪白的贡嘎神山,世界已变暖,

我从上升的海平面上来,请再次宽恕。

我要去雪域转动每一个经筒,

你要不冰崩,加入生者的合唱,

要不等待一场大雪纷飞。

请原谅我暂时合拢这张地图,

从高空索道上迅速地滑下来,

山体滑坡,瀑布一样,不见踪迹。

.9.27海螺沟冰川、磨西镇

3、《红石,或中秋情歌》

不,绝不,可以亲吻冰川,不能触摸红石。

她就在阳光照射的冰山融雪河道边,

海拔米有森林童话的地方,

等待着神奇的爱情。

折多山有几多折,“康巴第一关”,

河流分水,汉藏分界,爱情呢?

夕阳飘过康定情歌那遥远的地方,

世外桃源新都桥,满天星星,

一轮明月圆挂天上。

情侣和孤独的人雾中共同见证,

所到之处,都是乐园。

自然神学与生命邂逅都不能假设。

.9.27中秋过康定至新都桥

4、《忘川》

现在我和脆弱的心脏一道承受。

只有忐忑,在心虚地站立的地方——

高尔寺山,剪子弯山,

卡子拉山,兔儿山,海子山。

千山万壑、茶马古道、高山草原,

把所有晨昏美色收归镜中,

不敢快速走动,甚至不敢大声说话。

我已经走遍世界大多数地方,

只有这条天路才刚刚开始。

所有的拐都是为了接近天空,

从溪谷到茂林、草甸、荒石,

阳光已安排好各自命运。

梦年复一年提醒前来叩首,

消耗着青春、爱情与事业,

因此来了不敢睡去,除了担心不再醒来,

更害怕错过每一道光线的剖面。

即使拥有的只是越来越稀薄的空气,

但每一次站到高处都得以看见

远处的雪峰、近处的经幡、昨天的生活。

忘川永远在山的那边的马背上。

.9.28经雅江、理塘往稻城

5、《在稻城》

在一个藏语命名的酒店住下,

一个套房容不下一天的景色,

冰川漂砾落下的石头河与洪荒时代的“海子”

迅速地滑进灯火高原之城。

已经翻过了五座山,前面还有更高的山,

加速的心跳与稀薄的空气成正比。

行囊气喘吁吁,需要一次安妥,

中秋刚过,十五月亮十六圆,

那就再次张望天穹,所有的星隐退。

决定明天睡个懒觉,藏狗一样

在小城内外遛跶,等待内心海拔上升。

哦,我听见神秘歌声,仅出现一次,

不再重现。她还会出现吗?

生命每一个阶段都有额外重量,

比如在稻城,呼吸学会自己。

.9.28稻城圣地亚丁酒店

6、《洗头记》

她坚持要洗头,说要净洁地朝拜雪山。

明亮的贡巴路终于找到一间发屋,

对面广场上马车长嘶喑哑。

小城正常停电,柴油机发动吹风筒,

她的头发在明晃且阴凉的光中飘逸。

一个红色喇嘛进来化缘,

乌鸦从白色塔林飞来,哇哇鸣叫,

吉祥的头颅开始发光。

当她来到草场,风又重复讲述一遍

长发的故事。青稞田外,

溪流清浅,洗濯胡杨林的金发,

一生的快乐尾随而去。

衰黄的草铺到临近雪山下,

马蹄轻快,一个海子倒影她的发。

下一站是梦中香巴拉。

.9.29下午稻城荏苒马场

7、《香格里拉》

东方群山峻岭中的永恒和平宁静,

每个人都在寻找。夜色掩护峡谷与雪山,

地平线早已消失在康巴歌声中。

名声从来不用争夺,

风景更需要发现、冥想与赞美。

香格里拉,一个名词转换成动词,

不可逆转的路尘土飞扬,迎接一个节日,

两匹巍峨的山到此悬崖勒马,

留下两千八百米海拔平台让人仰望天空。

世人蜂拥而至,我打探每一盏灯光,

寻找俄初河、赤土河的余响。

卡拉OK欢唱惊飞准备入睡的鸟,

梦只能搁在对神山的向望中,

风景,也许很美,比水边白马更具热力。

在这个夜晚,我不会见异思迁,

想象另一个处女,也不会抱着氧气瓶,

那么,生命便有了高度:洁白雪山上,

乌鸦和雄鹰在飞,天使眼泪落在那里,

山下,寺庙里万千佛像安详,

酥油灯照亮下跪的膝盖。

脸朝东方,承接第一缕熹微。

.9.29夜稻城香格里拉镇

8、《亚丁》

当心脏准备放弃时,雪山没有放弃。

神也没有。别人的马喘着粗气,

把金黄草甸跑在身后,它抬头看见

三座峰:仙乃日、夏洛多吉、央迈勇,

相互守望成一个临死却欢乐的时刻。

当然,我们都从“向阳之地”来,

踏过腐烂湿地、泥泞道路,

一只乌鸦在冰冷溪水倒影中飞向丛林。

红色树叶中定格。瀑布粉碎。冰川粉碎。

金属的阳光被移至悬崖外。

我以猿人姿势匍匐前行,石头之外的石头

给予十步一停的神秘加持力量。

当我躺在五色海边,看见了蝙蝠,

莲花开在了雪山之颠。雪白的光合成一个圆。

此刻,我能平静地俯视山脉、沟壑、森林,

想象着民族、宗教、语言和人类,

当三个佛超度众生时,

我不能确定自己是其中之一,

也不确定是贪婪抑或虚荣把我牵引至此。

心跳总算轻松下来,风愉悦地下到牛奶海,

以至蓝得双生各异的珍珠海,

错过了满地野花,迎来了“天堂之门”冲古寺。

传说中詹姆斯·希尔顿的窗开向了亚丁村,

一个打开的世界,一个消失的地平线。

我们的使命,我们最初的召唤。

我没有勇气再徒步转山,

只能在回程的高处合手:“念青贡噶日松贡布”。

.9.30稻城亚丁

9、《从理塘到巴塘》

黎明的道路从黑暗到明亮,为了理塘,

仓央嘉措心上人的故乡。我没有仙鹤翅膀,

到了理塘还要走,没有桑洁卓玛,

只有铜镜般的广阔坝子——毛垭大草原,

碱草、燕草、白山叶、红山叶、黑麦、老芒麦、鸭茅,

草的一生就是我的“世界高城”。

一碗面条充饥,算不上餐风露宿,

幸好从现在开始可以喝酒——纯洁的青稞,

否则遗落的爱将冻僵腹心:

月牙之湖——若根措,蜿蜒流淌,她源自格聂圣山,

也源自另一个女人——文成公主的泪。

白塔能表明什么,那么多的泪,个海子

洒落滴成海子山,雄起米,

姊妹湖两滴眼泪算什么,停留片刻,

不能退,只能风干眼睛向前走。

但天空突然一阵雨雪,

落在花岗石漂砾而成的干枯河流上,

没有树木,野草也荡然无存,

我看见前世之爱被抛荒在火星上。

拉萨、长安城在哪里?零下十度,

只有内心绝望过的人才可能看到未来。

我闭上眼睛,顺着雨雪的云奔跑,下行,

六个隧道,到达鸡鸣三省(川滇藏)的巴塘,

气温三十度,额头感到了阳光。

痛喝二两酒,在街道上闲逛一圈,

我的装束多么奇特,心情多么明亮,

仿佛怀揣一把藏刀,智慧信心满满。

.10.1经理塘,翻过海子山,到达巴塘

10、《焚风与彩虹》

没有什么时候比此刻更接近她,她的裙边

嵌有荒凉的金沙江70多条支流。

我不知道听到的是自己还是大地的脉搏,

喜悦的马在峡谷河中肆意奔跑,把山顶热烈的风

从头颅压向全身,汗水灼干衣裳,

在胸襟上流下白色的盐。

这就是“焚风”,横断山垂直于西南东南季风,

背风的坡少雨,山顶低压下沉谷底,

一个热力环流催生的爱,在她腰上留下白色的云。

这是命运,只能接受,不能选择。

丧失了阔叶,留下了仙人掌,

几只岩鸽掠过褐红的水,没有一个平台栖息。

那就一直往下走,竹巴龙大桥连接你我,

让望眼欲穿的人找到呼喊理由。

一边川,一边藏,精神比地理更加温暖。

不需要写下爱的表白或裸体一回,

此刻只需安静地走过,金沙江在皮肤上

留下一阵雨水——真正的太阳雨,

重新勾起温暖的海。渴望爱的人不停留,

海通沟飞石在考验每一次相逢,

要不继续等待,要不改道,要不向前冲。

绝不能枕着涛声入睡,天黑以后的山

每一刻都有可能摇响系在裙上的石头。

爱是冒险,这不过是一个序幕。

当我激情穿越,在溪水中寻找一块纪念的石头,

太阳雨又尾随而至,回望中峡谷空朦,

一道彩虹,不,两道彩虹跨过双肩,

追寻的神奇第一次呈现,焚风后彩虹,

让我确信已来到圣地,看见了光。

翻过宗拉山,就是芒康,滇藏川藏线交汇,

每一条道路通往拉萨,虽不平坦。

.10.1芒康

11、《在两条河流之间》

今天讲讲世界对于我是什么,除了插满经幡的高山——

拉乌山、觉巴山,东达山、业拉山,

之外,水草丰美的邦达草原上,大蒿草苔草中,

成群牛羊白云苍狗一样闲荡。

雕、鹫在天,鹿、獐、黄猴、狐狸、猞猁在地。

贝母、人参国、大黄、红景天遍布其间,

当然还有冬虫夏草,这个时代的繁荣

把草原弄得丢盔弃甲。

甚至一些地名:如美、左贡、邦达、八宿,

这些我可能一生经过一次的地方,

彩画民居红旗飘扬,领袖像高挂堂中。

酥油桶、木碗、腰刀、金银器

在触手可及蓝天白云下闪闪发亮。

由此必须提到古墓、神湖和寺庙古刹:

五十三座宁玛、噶举、萨迦、格鲁派,甚至天主教

永久地辩论三味真修、奥义、仪轨。

我一次又一次看见灰头灰脸跪地朝圣信徒,

与外表光鲜全幅武装骑行者一前一后,

他们的内心可能刚好相反。

我没有听见情歌、颂歌、酒歌,

收割后青稞地上只有我一人在幻想锅庄、热巴、古庆。

在澜沧江、怒江两条河流之间,对我而言,

只有七十七个拐,九十九道弯。

同出唐古拉,容颜相似,各自拥抱自己的山,

各自奔向不同的海。

.10.2八宿

?

12、《在雪白与金黄中》

一座高山就是一个分水岭,

安久拉山分开怒江和雅鲁藏布江。

但死亡呢?喜玛拉雅、念青唐古拉和横断山对撞,

尸体堆积在一起,然乌湖诞生。

蓝色湖面上,白鸟弹奏着弦子,

湖中没有一根枯枝,只有五色卵石。

四周冰川雪山供养一次死亡的丰沛,

在红黄赫橘秋叶中,死亡与诞生是那么沉默。

衣衫褴褛的我抱着两个洁净的孩子合影,

看见尚未收割的青稞、油菜边上炊烟几行。

迫不及待再次奔向冰川——米堆,

海洋季风吹来,嘴唇湿润,体态丰美,

她以最低身段迎迓从死亡中诞生的人,

从未拒绝过季节和任何时代。

她头裹银帕,神秘微笑,我未及上马,

就被她金黄的裙——白桦林,生的灿烂吸引。

农田、村庄、湖泊、溪流和冰川环抱山谷,

让镜头动容,脚步轻快,心跳放缓。

卸下满身盔甲,在松软林中一躺,

我终于在落叶的根上看到金黄、湛蓝、洁白,

这是王的国度,祖先的坟地。

拱弧构造的冰川和天穹生长万物,

让湖变蓝,死亡逃遁。

手持一片发光的叶子,牵着一匹白马,

回到村庄,一壶酥油茶泡开冬天的胃,

生来就衰老的脸容光焕发。

不能不说是一次奇迹。

.10.3藏王故里波密

13、《过通麦》

总要过天险,通麦,坟场、死亡路段,

官方语言:“世界第二大泥石流群”,

领队司机阿东的脸比黎明还麻,一本正经:

“过大桥不准拍照,有士兵持枪把守”。

我在副驾驶位偷笑:“群山在崩溃时最美丽”。

开窗,空气清凉而紧张,

道路随峡谷的方向不断偏转,

左摇右晃,差点黯然睡去。

半边坡突然滑下来,堆成一坐大坟。

车嘎然熄火,依然按照峡谷方向

形成另外一条临时且越拉越长的河流。

我们下来“唱歌”,新修跨悬索大桥双臂悬空,

激流愤怒地拍河水中巨石。

(它也许曾击中某一人的命运)

雪山高高在上,葱茏森林暗藏危机,

即使一车人同时占卜,面对天麦这个动词,

也可能拥有不同的未来。

但必须共同承受,如果雨水落下来,

甚至雪落下来,口粮和汽油能否支撑

一天一夜等待。一条十四公里崎岖路

或将决定一生的长度和高度,何况

前方一煎之遥就是松茸的故乡。

现在,每个人成为自己的孤岛,时间属于挖掘机。

两个小时后终于放行,有序的混乱,

混乱的有序震颤铁索桥,没有谁


本文编辑:佚名
转载请注明出地址  http://www.babaojingtiana.com/bbjtzz/8624.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热点文章

    • 没有任何图片文章
    • 没有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 没有任何图片文章
    • 没有推荐文章

    Copyright © 2012-2020 八宝景天版权所有



    现在时间: